欢迎访问历史啦!微信公众号

宋朝名将狄青,他比岳飞还冤,生前备受排挤打压【历史人物】

时间:2019-12-31 09:24:19编辑:zl001

历史啦网导读:小编将“宋朝名将狄青,他比岳飞还冤,生前备受排挤打压【历史人物】”的相关内容都整理在以下内容中!

宋朝在我国历史上有着许多著名的将领,例如家喻户晓的岳飞,今天小编说的这位名将狄青,他比岳飞还冤,生前备受排挤打压。

岳飞是南宋时期的“中兴四将”之首,一生历经数百战,无一败绩;而且岳飞还数次发动北伐,甚至一度差点收复旧都东京,可惜就在即将功成之际,岳飞被宋高宗的十二道“金字牌”催令班师,导致恢复中原的希望成空,而且在此次之后,南宋再也没有希望夺回中原,而且在宋金议和过程中,岳飞遭受秦桧、张俊等人诬陷入狱最终以莫须有的罪名杀害。

20c804af9db241a197762cd208896798.jpg

岳飞的遇害,被后世称之为千古奇冤;但其实也没有那么冤,岳飞的被害也是有原因的,因为在岳飞原本只是去东线顺昌解围的,但局势稍有稳定,宋高宗赵构便又命司农少卿李若虚向岳飞传达诏命,谕岳飞“兵不可轻动,宜且班师”。此时岳飞已率军开至德安。岳飞向李若虚陈述他恢复中原的谋略,李若虚素主抗金,他不顾矫诏之罪,主动支持岳飞北伐。

虽然古代有“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之说,但这最多只是应对复杂多变的战争形势而言,但是岳飞此举却是违令出征,一个统兵大将,却不听圣令,这岂不是有“谋逆”之心?对于帝王来说,一个有“谋逆”之心的大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留的,所以岳飞之死虽然很冤,但也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比起岳飞来,宋朝有一位名将似乎更冤,他的战功或许比不上岳飞,那是因为时代的原因,但是论能力,应该也是不弱于岳飞的,这人就是狄青。

狄青出身汾阳,从小胸怀大志,16岁时在京城当了禁军兵士,从此脸上留下了标记士兵身份的“面涅”。宋仁宗宝元元年(1038年),西夏犯边,朝廷从京师卫士中挑选军士赴边,狄青主动报名参战,被派到延州当了一名低级军官。

当时宋军屡败于西夏,宋军中到处弥漫着怯战的气氛。刚到任的狄青多次主动要求担任先锋,在交战中带头冲入敌阵,左右挑杀、勇不可挡。西夏军从未见到过宋军有如此勇武的兵将,每次遇到狄青在军中就惊慌失措、阵脚大乱。

凭着这种勇猛的作风,在宋夏交战的四年多时间里,狄青参加了大小25次战役,身中8箭,攻破了金汤城,斩杀了西夏多个部落的敌人,大大振奋了宋军的士气,顶住了西夏凌厉的攻势。狄青的不凡战绩,受到了时任陕西经略使范仲淹的关注。范仲淹在评价他赫赫战功的同时,嘱咐他研读《左氏春秋》,让他从古往今来的历史中撷取有益的知识。

从此,狄青熟读秦汉以来将帅兵法,作战中更是见智用谋。西夏军闻狄青名而色变,一改宋军在西部边陲被动挨打的局面。在短短的近二十年时间里,狄青迅速从一名下层军官做到了枢密副使。

e0fc93e5909443929e8adbe404e73925.jpg

皇佑五年(1053年),广南西路广源州(今广西靖西)的蛮族首领侬智高发动了叛乱,因为宋的主要军力都集中在汴梁和北方边境。当地的厢军战斗力不强,将领的指挥也是漏洞百出,所以长久没有战绩,反而让侬智高占领了不少城池。宋仁宗无奈,只好派孙沔、余靖做安抚使,从北地抽调部分精锐,整合当地厢军共同剿灭叛乱。狄青闻讯来了精神,就主动打报告请求带着自己的亲兵去平叛。他说:“臣当兵出身,除了战场杀敌,没有什么可以报效国家。希望能带得数百个蕃落骑兵,再加上一些禁兵,去将叛贼的头砍下送回京城。”仁宗佩服他的豪言壮语,于是任命他为宣徽南院使、宣抚荆湖南北路,负责处理广南叛乱之事,并在垂拱殿设酒为他送行。

此时,官军连战连败,士气非常低落。狄青在赶往前线的路上急令各将不得擅自与叛军接战,而要听从他的统一指挥。众将闻令后忙勒住自己所辖军马。可就是有人偏偏不服从狄青的军令。广西钤辖陈曙想趁狄青未到,擅自率步兵八千攻打叛军,结果大败于昆仑关,随军的殿直袁用等人也望风逃遁。

急急赶到的狄青收拢败军后,召集众将说: “号令不一,是军队失败的原因。只有严明军纪,才能战胜叛军。”他当众宣布逮捕陈曙,并召来袁用等人,依战败逃跑罪,推出辕门斩首。孙沔、余靖两位抚臣相视惊愕,堂下众将更是吓得两腿颤栗,一时军中凛然。此后,狄青命令军队扎营休整,借以迷惑叛军。看到宋军不再攻击,叛军以为宋军怯战,慢慢放松了警惕。就在叛军以为狄青不会马上进攻的当口,狄青秘密集合人马,一昼夜间就越过了昆仑关。

dadb4a7056114ba8bdc9d018ef3e1c07.jpg

积胜的叛军还是很有战斗力的,刚一交锋,宋军前锋孙节就力战而死,叛军士气高涨,孙沔等人吓得脸色突变。狄青却不以为意,手举令旗指挥骑兵,从左右两翼冲出。这些曾跟随狄青战败西夏的宋军铁骑,轻而易举地就冲垮了叛军的阵营,叛军见大势已去,只能望风而逃。宋军狂追了五十里,斩首数千级,其中侬智高的亲族同党被杀死者达57人,另外还生擒叛军500多人。听闻前线战败消息的侬智高总算见识了面涅将军的厉害,连夜纵火烧城后逃走,此后,叛军一败再败,侬智高只得流亡国外了。狄青约束部队开进了失陷多日的邕州城,将被叛军裹胁的老弱7200多人释放、遣散,然后将叛军将领的首级挂在邕州城下示众。如此恩威并用,狠狠地震慑了当地人,让他们知道了朝廷的威严。

狄青平定叛乱,维护国家统一,是值得后人称颂的。据说老天都在助他。狄青刚到邕州时,正遇上这里毒瘴弥漫,有人说是叛军在江水上游放毒,将士饮水而死者很多,狄青非常忧虑。哪知没过多久,就有一股泉水从城寨下涌出,取来一喝,味道甘美,宋军靠此度过了难关。

起初,交趾人请求出兵助战,余靖认为他们可信,便在邕州、钦州准备了粮草等待他们,宋仁宗也下诏要用三万缗钱赏赐给交趾国做军费,并许诺平叛乱更有厚赏。狄青不同意,他一面传令余靖不要派使者到交趾借兵,一面立即上奏说:“凭一个侬智高就能横行两广,使朝廷无力讨伐,蛮夷必会轻视大宋。如果再向蛮夷借兵,那蛮夷贪得无厌,要是进而发动战乱,我们又怎么抵御他们呢?所以绝不能借兵!”宋仁宗采纳了狄青的意见。叛军很快被平定了,交趾人也不敢越雷池一步,人们都很佩服狄青的远略。

在平定侬智高叛乱前后,狄青与宋仁宗的关系可谓君臣相得。狄青刚率部南下,宋仁宗就为他担忧:“狄青素有威名,叛军定会害怕他的到来,想方设法地算计他。一定要保护狄青的安全,担任左右传令的人,非狄青的亲信不可,哪怕是饮食起居时,也应该防备突然袭击。”宋仁宗专门派使者飞驰前线训戒。等获悉狄青已打败叛军,宋仁宗吩咐宰相迅速议定恩赏,生怕慢了起不到奖勉的作用了。此后狄青复任枢密副使,并兼护国军节度使、河中尹。没多久,宋仁宗又任命他为枢密使,并赏赐给他一套在京师敦教坊的宅第,还特旨优先给狄青的儿子加官进级。

如此优渥的赏赐与亲睦的君臣关系,引起了掌握北宋话语权的大臣们的忌妒与疑惧。他们莫名地担心像狄青这样一个深得将士爱戴的名将重演陈桥兵变,更受不了一个出身行伍的粗鄙武夫位居他们之上,于是,针对狄青的迫害网无形中编织起来。

再加上仁宗皇帝对这位文武双全的将军似乎欣赏有加,竟然让他这样一个脸上还留着士兵标记的武官跻身朝廷,和他们一道每天参政议政。

于是,在那个充满嫉妒和竞争的朝堂之上,到处充斥着对狄青的鄙视和怀疑。官做到这个时候,狄青已经从面对敌人的战阵,走到了虚伪狡诈的官场。

本来就小心谨慎的他,已经不敢再像杀入敌阵那样的纵横驰骋,而只能选择屏声息气,做个顺首顺尾的臣子。因为他明白,这个时候,自己作为武装部队的副手,已经站到了那个以文章立世、以科第自负的整个文官集团的对面。更何况,此时的他已经不是那个按图索骥的将军,而是一个制定作战计划的主帅,只要外扰不断,他就得在对敌斗争的一线。

他的位置,决定他必将遭遇那个对武力始终保持警惕,对武官不断打压的朝廷的整体对抗。但是,作为一个被赵宋王朝擢升起来的年轻将帅,狄青对仁宗充满了感恩,他骨子里那种喷涌的激情,那种舍我其谁的责任感,让他不甘于默默无闻地隐藏在别人的身后,更不会对外部逼近赵宋的威胁坐视不见。一场与体制的较量已经将狄青推向前台。

没过两年,赶上汴梁发大水,狄青为了避难全家搬入相国寺,借住在佛殿上。这相国寺是大宋皇家家庙,岂是人臣可以居住的。于是朝廷便免去狄青枢密使之职,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之衔,离京出任陈州通判。嘉佑二年(1057年)二月,狄青因嘴上生毒疮,抑郁而终,再也不能带着青铜面具驰骋疆场了。宋仁宗对狄青的死还是很伤痛的,追赠其为中书令,谥为“武襄”,下令取来狄青的画像放进宫中,并亲为他御制祭文,还派遣使者到他家用中牢的礼节祭祀。

要说冤,狄青比岳飞要冤的太多了,岳飞之死好歹还有原因,但狄青被贬,实在是“莫须有”了;就因为住在了佛殿就被贬了?其实要说,宋朝更多的是崇信道教,狄青一家为了躲避水灾,搬到寺庙中也是没什么事的吧?很典型的,这就是有人借着这件事特意针对狄青的而已,而宋仁宗也就借着此事顺势将狄青给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