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历史啦!微信公众号

揭秘溥仪最后一任妻子:曾当舞女跟多人姘居【图】

时间:2019-05-07 08:43:02编辑:zl001

原标题:"揭秘溥仪最后一任妻子:曾当舞女跟多人姘居【图】"的相关资料分享。 - 来源:历史趣闻网- 编辑:coco!

这位大嫂好做梦

  金奶奶数落溥仪,说溥仪但凡有溥杰的三分之一,李淑贤也不会如此嚣张。金奶奶说,溥仪月薪不低,政协又配给他每月一条烟,可他却逢人讨烟抽。问他为什么这么寒酸?他说薪水由李淑贤管,李淑贤不给买烟的钱,溥仪只能把“名额”让人,但收取十分之一的“回扣”,即一条烟由别人买,溥仪抽一盒不花钱的烟。金奶奶说,李淑贤不抽烟,又不让溥仪抽烟,那烟就这么“便宜”给人了。

  当时,我禁不住问:“溥仪干吗这么怕李淑贤?”

  金奶奶回答:“怕离婚呗。”金奶奶说,溥仪曾跟他们诉过苦。说当初在天津闹过一次离婚,小报报道不断,弄得他灰头土脸;后来长春的李玉琴又跟他离婚,他又灰头土脸,如今成了“社会主义新人”,要是再闹离婚就没脸活着了,他从心底里怕离婚。李淑贤抓住了溥仪这一怕,动不动就喊“离婚”,溥仪一听这俩字就告饶,有错没错都认错,李淑贤也就越来越嚣张。

  对于李淑贤的“刁”,曾听介绍过。有一年与溥杰先生既是至亲又是好友的达理扎雅来京,其时将到溥杰先生生辰,达理扎雅提议邀至亲们聚一聚为溥杰做寿。

  盛情难却,溥杰就应允了,但坚持自己做东。溥杰首先邀请溥仪夫妇,并且亲自登门相请。可届时李淑贤不去,说溥杰没请她。溥仪低声下气恳求,说那天二弟来请时,明确说的是“两位光临”,怎能说没请你?

  李淑贤驳斥:“我不姓两,也不叫位,更不是你的贴身丫头,他没点明了请我李淑贤,我就不去,你要去你只管去,我不拦着。”溥仪无论再怎么哀求也无济于事,只得悄悄出门打了个电话,谎称李淑贤病了,他得留家照看。那次溥杰的寿宴,载涛、溥任等全到了,至亲中只有溥仪夫妇“没赏脸”。

  事后,李淑贤那“不称名道姓地请我,我就不赏他那个脸,我不去,溥仪敢去才怪呢”的“挑眼”,由她自己口中传出。然而,她这一犯“刁”没“刁”出威严来不说,反倒让亲戚们都像躲瘟神一般,能躲着她就躲着她了。

  听金奶奶一席话,再加上往日所闻,对李淑贤有了初步了解,也对香港杂志刊登的李淑贤“大作”有了看法。

  再去溥任先生家,聊起从金奶奶处得知的李淑贤往事,由此引起溥任的话头。溥任说:“还有新鲜的呢,我的这位大嫂好做梦,头一个梦折腾得谭玉龄的骨灰搬了家;第二个梦折腾得溥仪的骨灰搬了家……”

  溥仪先后和五位女人成亲,他最心宜的女人是谭玉龄。然而日本人却对谭玉龄有成见,认定谭玉龄会对溥仪效忠日本天皇的思想有副作用,所以在1942年,借给她治病之机动了手脚,致使谭玉龄芳龄早逝。溥仪为表歉疚,特意从北京借去全套皇杠给她大办丧事,其灵柩停放长春般若寺,直到日本投降后才火化。

  火化后的骨灰由溥俭带回北京,由溥修保存,溥修过世后毓�接替。待溥仪被大赦后,毓�将骨灰呈送溥仪,溥仪一直珍藏在家中。与李淑贤结婚之后,李淑贤便要溥仪想办法处理,溥仪于心不忍。一见溥仪不听话,李淑贤就做梦了。

  一天醒来,李淑贤满脸惶恐,告诉溥仪她夜做一梦:谭玉龄身穿白纱飘然入室,一下扑在床上,她被吓得半夜没睡。然后恐吓溥仪,得立刻拿定主意。

  溥仪忙不迭地唤来毓�,对毓�说:“谭玉龄的骨灰放在这儿,你大婶害怕,还是你拿回去替我保管吧。”毓�无奈把骨灰捧回自己家中。后来,长春有关方面闻知谭玉龄的骨灰在北京,派员与毓�协商。于是谭玉龄的骨灰返回长春,现存于长春伪满皇宫博物院。

  李淑贤的第二个梦做于上世纪90年代初,当时溥仪已经过世有年。她跟人说:“我做了个梦,梦到一个朋友抱了条龙到我家来,朋友说他要出差,请我代为保管这条龙。谁知道那朋友一松手,龙就钻回水井里……”然后她解释这是溥仪托梦,接着她便张罗把溥仪的骨灰送往西陵的“华龙陵园”。并且强调:“说我迷信也好,我就是觉得这事该现在办成。”

  溥仪死后,骨灰一直安放在八宝山公墓,与傅作义等人的骨灰同处一室。李淑贤在散布溥仪托梦的同时,还大言不惭地向外国友人杜撰,说溥仪在1967年10月17日晚临终前嘱托她,要她把骨灰设法安放到西陵……

  但凡知道详情的人都对她的杜撰嗤之以鼻,因为溥仪死前终日昏迷人事不晓,何曾有过嘱托?再者,60年代的“嘱托”90年代才“亮相”,岂不是咄咄怪事!

  她一见“托梦”和“嘱托”亲戚们不相信,又发出另一怪论:“溥仪的骨灰现在存放八宝山公墓,等我百年之后没人交纳保管费,势必会深葬,所以我要买块墓地,先将溥仪与谭玉龄合葬,我死后也去那里。”

  不过,两年后,待李淑贤身患绝症留下遗言时又变卦了:“溥仪当了大半辈子的傀儡,死后不能再让他当招牌了,我的骨灰坚决不要和溥仪葬在一起,我要去八宝山人民公墓。”

  李淑贤何以非要将溥仪的骨灰从八宝山公墓迁往西陵“华龙陵园”?原因并不复杂。

  上世纪90年代初,有位香港开发商投资“华龙陵园”,因其地处西陵,离北京、石家庄等大城市路途相对遥远,所以陵园建成有日却售出墓穴不多。有人向这位开发商献策,说末代皇帝溥仪的骨灰若能来“华龙陵园”,必有轰动效应,能抬高“华龙陵园”的身价。

  这位开发商深信不疑,通过关系找到李淑贤,几次商谈之后,李淑贤终于放话应允。随后就“做梦”,梦到溥仪化成小龙求她……接着就“想起”20多年来无人知晓的“溥仪嘱托”。用心不可谓不良苦,计划不可谓不周详,无奈亲戚们不上当,一致表示根据溥仪“做社会主义新人”的心愿,骨灰安放在八宝山最为妥当。可李淑贤一意孤行,不把溥仪的骨灰弄到“华龙陵园”不罢休。

  1995年1月26日,李淑贤抱着溥仪的骨灰,乘坐一辆并非溥仪生前机关所派的马自达轿车从八宝山公墓到了西陵“华龙陵园”。溥仪的其他亲属未有一人出席,当然更无一人随行。亲属们还曾向有关方面反映,反对李淑贤所为。但有关方面答复:李淑贤是遗孀,第一继承人,取走溥仪的骨灰是她的权利,将骨灰安放何处也是她的权力。

  本文摘自《最后的皇族》,张龙翔 秦泉明 著,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本文标签:
本文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