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历史啦!微信公众号

日本战国名将织田信长的人物生平 织田信长的为政举措【图】

时间:2020-01-14 10:38:19编辑:zl001

  历史啦网导读:小编将“日本战国名将织田信长的人物生平 织田信长的为政举措【图】”的相关内容都整理在以下内容中!

织田信长
织田信长

  织田信长(1534年7月2日-1582年6月21日)是日本战国时期的三杰之一,将日本的战国乱世彻底打破。

是日本杰出的政治家和军事家。

  人物生平

  少年时期

  信长于1534年7月2日出生于尾张国那古野城(今名古屋市,另有一说是胜幡城),幼名为吉法师。是尾张守护代旗下三奉行之一的织田信秀的嫡长子(排行第二,有一庶兄织田信广),母为信秀正室土田御前,同母弟有信行(信胜)、信包和秀孝。因为母亲是正室,才成为嫡子的信长,6岁就成为那古野城的城主。然而少年时代常有荒诞不羁的行为,后来被嘲为“尾张的大傻瓜

  接手尾张

  1551年,织田信秀在尾张尚未统一又有强敌今川义元的内忧外患下,终于因酒色过度中风而死。身为嫡长子的织田信长因而继承家督。在信秀的葬礼上,信长一反传统,对父亲的祭坛投掷抹香而引来争议(关于此事件有一说是为后人的创作,不过信长表现的不是那么规矩是肯定的了)。

  1553年,负责教育、照顾信长的平手政秀为了劝谏信长的奇行而切腹自尽。信长也为此感到悲叹、找来泽彦和尚(宗恩)建立了政秀寺来悼念政秀的亡灵(但另一说是政秀并非为了死谏信长而是因为其子五郎右卫门泛秀和信长之间的不和)

  1551年织田信秀死后,从很久以前就对信长行为不满的织田家重臣林秀贞、林通具、柴田胜家等人,打算废掉放浪不羁的信长而改立以聪明著名的信长亲弟弟信行为织田家主君。为了对抗他们,信长拉拢森可成、佐佐成政、河尻秀隆等人加入己方阵营,开始了骨肉相争。

  1556年4月,信长的大舅子斋藤义龙谋杀已经隐居的亲父斋藤道三。道三派出亲信猪子兵介向信长请求援军。信长虽然应邀派出了援军,但为时已晚,斋藤道三被义龙手下的小牧元太杀死。信长失去岳父的支持后,信行派认为这是攻击的好机会,同年8月24日举兵和信长对抗,但以落败告终(稻生之战)。随后,信长虽包围了守末森城不出的信行,在经由亲生母土田御前的中介后,赦免了信行、柴田胜家等人。

  平定谋反

  1557年信行再度企图谋反。在稻生之战后,和信长有所联系的柴田胜家密告此事。信长知道谋反一事后,将信行骗出清洲城,并派自己最信赖的河尻秀隆将其暗杀。(有说信行并未谋反,是信长为了永绝后患,指使柴田胜家告密并诈病将信行杀死)

  于是,信长在1559年确立了对整个尾张国的支配权。

  美浓攻略

  信长于桶狭间之战击败今川义元后,开始针对杀害与织田家同盟的斋藤道三而成为美浓领主的斋藤义龙。义龙为一勇将,即便是织田军也难以击败。

  1561年义龙突然死去,由嫡男斋藤龙兴继任家督,斋藤家的家臣们内部开始分裂,信长得以在对斋藤战上取得优势。

  1564年信长将妹妹阿市嫁给北近江的浅井长政缔结同盟,以强化对斋藤氏的牵制。

  1566年进攻墨俣受阻,命令木下藤吉郎(日后的羽柴秀吉)建立墨俣城,并以该城为据点。(但墨俣城的实态众说纷纭,亦有怀疑该城于实际上是否存在的论点)。随着西美浓三人众(稻叶一铁、氏家卜全、安藤守就)、其相关者(竹中半兵卫等)、其它如蜂须贺正胜、前野长康、金森长近等人加入信长阵营,终于在1567年于伊势长岛击败斋藤龙兴,将美浓国纳入版图。成为统治尾张美浓两国的大名时,信长时年33岁。

  传言中“取得美浓者可取得天下”。信长取得美浓后,采用中国周朝立于岐山后,打倒殷朝统一天下的故事,将美浓国旧主土岐氏斋藤氏的据点井之口改名为岐阜。

  此时开始使用“天下布武”印,并正式以统一全日本为目标。

  趁势上洛

  1565年,以京都为中心掌控畿内的权力者管领细川氏的执事三好氏,实权被有力武将三好长逸、三好政康、岩成友通等三好三人众与松永久秀所把握。意图使室町幕府权力复活的第13代将军足利义辉与三好氏的对立日趋严重,终遭暗杀。接着三好氏拥立义辉的堂弟足利义荣为第14代将军以作为其傀儡。久秀等人进一步欲暗杀义辉之弟足利义昭,义昭在细川藤孝、和田惟政等幕僚的支援下逃出了京都投奔越前国的朝仓义景。义昭在看不到义景有讨伐三好氏的动静后失去了耐心。

  1573年,武田军继续西上,从远江开始进攻三河。2月开始攻击三河的野田城,而将军足利义昭则在三好义继及松永久秀等人协助下举兵呼应信玄的上洛行动。两面受敌的信长为解决困境,4月5日经正亲町天皇出面(发出敕令)与义昭和解。接着4月12日,信长最大的强敌武田信玄病死(也有一说是武田信玄被德川军于野田城狙杀而死,不过信玄病死说法可信性高),武田军带回信玄遗体返回甲斐。

  包围崩坏

  由于信玄死去,信长得以趁势重整军备。接着7月、举起叛旗后守在二条城、槙岛城的足利义昭遭信长击败,从京都被放逐、至此室町时代终结。

  1573年7月28日,信长奏请朝廷将年号从元龟改为天正。天正元年(1573年)8月、信长命细川藤孝讨伐守在淀城的三好三人众其中一人岩成友通,友通遭击败。同月、信长率领3万兵力行军至越前,于刀根坂之战击败朝仓军。攻下朝仓氏后,转往攻击于小谷城的浅井久政、浅井长政父子,在信长攻击下,小谷城陷落,浅井久政,浅井长政父子皆剖腹自杀,信长将长政之子万福丸处死,浅井氏灭亡。在此时,带回了嫁给长政的信长之妹阿市。

  1573年12月26日,于大和的松永久秀终也无计可施,献出多闻山城并投降信长。

  结果武田信玄病死仅不到一年,加入信长包围网的大名、大部分皆为信长所击败。

  一向一揆

  1574年1月、攻下朝仓氏后,越前虽成为织田家领土,但地头武士与本愿寺门徒却掀起叛乱,富田长繁在一乘谷杀害了守护代前波吉继(桂田长俊)。接着呼应此叛乱,甲斐的武田胜赖也出兵攻打东美浓。信长决定与信忠一起迎击武田军,但在信长援军抵达前,东美浓的明智城已被攻陷,信长为避免与武田军正面冲突而撤退到岐阜。

  长筱之战

  1575年4月,武田胜赖为讨伐于信玄死后即背叛武田家成为德川家康家臣的奥平贞昌,率领15000人的兵力前往攻击贞昌所在城长筱城。但奥平军的善战使武田军在进攻长筱城上花了超出预期以上的时间仍无法攻下。

  此时信长于5月12日率领3万大军从岐阜出兵,5月17日在三河的野田与德川家康军8000兵会合。扩大为38000兵力的织田德川连合军于5月18日布阵于设乐原。

  二次围网

  1575年11月4日,信长叙任权大纳言,11月7日任右近卫大将。11月28日,信长让出织田家家督之位给嫡男织田信忠,同时也让出美浓尾张等领地于原则上隐居。只是信长仍然处于执行织田家政治军事的立场。1576年1月,信长于琵琶湖湖岸,开始亲身指挥建筑安土城。

  10月在击败久秀后,在丹波龟山城抵抗信长的内藤定政病死。龟山城、籾井城、笹山城等丹波诸城,旋即为织田军所攻下。1578年3月13日,上杉谦信突然死去。因谦信没有子息,于是养子上杉景胜与上杉景虎开始争夺起继承权。在此时,织田军则攻下了上杉领土的能登、加贺。而由于谦信的死,信长包围网再次崩坏。

  1580年8月、信长放逐织田家历代老臣佐久间信盛与其嫡男佐久间正胜(信荣)。信长发出惩罚令给信盛,理由为对本愿寺之战上毫无成果等理由。接着对林秀贞、安藤守就、丹羽氏胜也以无能、从前就想谋反等理由放逐之。

  讨伐武田

  1581年为信长全盛期。2月28日于京都天皇内殿的东边马场举行一大展示,即所谓的京都军马演练,此演练为以信长为首的织田家一门、丹羽长秀、山内一丰等织田军团的军容展示。此时的军马演练,正亲町天皇亦有出席。信长公记提到此演练:“贵賎群众者,得以生于如此可喜可贺天皇之世,……心怀感激演练逐次进行,乃成从上古至后世之壮景。”1581年5月,织田军的攻势凌厉。并趁防守越中的上杉军武将河田长亲突然死去的空隙,行军至越中,占领了大部分的土地。同时德川家康也终于1581年3月23日得以夺回为武田军占领的高天神城。

  武田氏灭亡后,信长在骏河派德川家康、上野为泷川一益、甲斐是河尻秀隆、北信浓为森长可、南信浓为毛利秀赖以压制北条氏直,并实施如以往信玄、谦信一样的彻底和平外交政策来保持和北条的同盟关系。在此时的信长军团已可说是无人可敌。

  本能寺之变

  1582年夏天、信长准备派三男神户信孝、重臣丹羽长秀等军团进攻四国的长宗我部元亲。关于明智光秀的异心,有一说是光秀认为自己未被赋予进攻四国的任务,而开始有“自己被放置一旁。会不会像林秀贞、佐久间信盛父子一样被放逐。”的被害妄想。另一说是,光秀以前曾受信长命令负责与长宗我部元亲的和睦工作,为此命令奔走以改善彼此关系的光秀将属下斋藤利三之妹嫁予元亲。但结果却往武力讨伐的方向发展,光秀因此感到名誉受损、倍感屈辱。

  5月29日,信长为准备出兵远征毛利而前往京都、之后则逗留于本能寺。但派往援助秀吉的明智光秀军却突然迅速出现在京都,并于6月2日袭击本能寺。当时,因属下兵力对信长的信赖较深,誓言效忠明智光秀的人很少的缘故,光秀于进攻本能寺时,并没有告诉部下攻击的目标是信长。

  据言率领森兰丸、坊丸、力丸、伴正林等约100人的信长本身亦持枪奋战,负伤后返回房内纵火自杀。享年49。当时本能寺为大火烧毁,通说是认为信长已死于寺中,但明智光秀的女婿明智秀满遍寻不到信长遗体,有一说是信长遗体已被仰慕信长的僧侣与部下秘密地埋葬了。其长子织田信忠得知消息后,与村井贞胜于附近的二条御所抵抗明智军,最后亦不敌自杀。而黑人兵弥助在本能寺之变中,直到最后都和信长一同奋战。为光秀所擒后,赦免后,被强行送至耶稣会。

  为政举措

  政治

  若据“轻视说”,信长对朝廷的政策是出钱也出口,并想要拥立一个听从自己的话、像傀儡一般的天皇。天正元年(1573年)开始就对正亲町天皇提出让位的要求。但正亲町天皇是老练的天皇,并非是个对信长言听计从的人物,加上当时信长在各地的强敌环伺,天皇拒绝后即明快地不再要求。天正9年(1581年)的京都军马演练,除了展现织田军的军事实力外,也可说是对正亲町天皇的施压。

  若据“尊重说”,希望让位的反倒是正亲町天皇。在当时若只凭天皇个人的意思并无法让位,从天皇让位后到新天皇就任等诸种仪式、营建原本天皇退位后的居所、以及为此而准备的移转费用(天皇退位后的居所称为仙洞御所,通常比京都中心的居所还需要更大的土地、包括移转周围公家的房子、寺院等)等一一完成,才有可能实现。也就是说能让天皇让位者,必须负担庞大的经费。而于天正年间能做到此事的人只有信长,反过来说即使天皇希望让位给信长,只要信长不同意,让位是不可能的。

  信长对朝廷政策的考虑有两种完全相反的假说,其一说是“信长视朝廷为天下布武的障碍并考虑废除朝廷”、另一说是“信长为实施自己的政策而有效利用朝廷的权威以使其正当化、至少在本能寺之变前,信长跟朝廷的关系都比日后的秀吉、家康还要密切。”在此称前者为“轻视说”、称后者为“尊重说”,之所以对信长与朝廷之间的事情有如此分歧的解释,原因在于本能寺之变中有一说是朝廷参与除去信长、以及残存史料并不完整的缘故。

  天正9年(1581年)的京都军马演练后,正亲町天皇向信长传达希望退位之意,根据朝廷内部资料的《御汤殿上日记》中记载到同年3月24日若让位一旦决定则“可喜可贺”,而《兼见卿记》则记载于4月1日转为中止。这可认为是信长最终并没有同意接受天皇的让位。之后,羽柴(丰臣)秀吉被以建造仙洞御所的功劳的表面理由升为关白,这一点亦值得留意。

  经济

  织田信长掌权期间,撤除国境上不必要的关所(收取过路关税的检查站)、透过检地以确立对领土的支配、让农民与兵力分离以设立常备军。设立乐市鼓励商业。积极鼓励自由贸易,奖励 技术革新。信长还推行了新的大名制度,使各地的地方制度更加完善。

  织田信长还与南蛮人进行贸易(史称南蛮贸易),不仅给织田信长带来了经济上的利益,西方先进的实用科学,如数学、地理学、医学、天文学、造船术等也传入了日本,也使日本人大开眼界。同时,随着大炮的传入,改变了战术和城池的建造。1575年,在长绦、设乐原战役中,织田信长大量而巧妙地运用了大炮,击破武田信玄勇猛的铁骑军团‘骑马队’。并在1582年的天目山之战中,彻底消灭了武田势力。

  军事

  天下布武

  从字面上解释天下布武为“于天之下、遍布武力”。通常解释成“以武力取得天下”,但研究则是解释成“以武家的政权来支配天下”的意思居多。

  如上所述信长将自己所在地改名岐阜时,即开始用“天下布武”印,岐阜的命名是取自中国周文王于岐山为根据地、日后君临天下之意(阜为山丘之意),由此可窥信长志向。

  日后以岐阜为根据地,展开往后长达15年的统一日本之路。 日本中世纪的权力关系在公家、寺家、武家之间有复杂的关联。

  信长的目标天下布武,可认为其带有为废除公家、寺家的权力并正式建立武家政权的意味。为了实现此目标,针对寺家的政策则击溃一向一揆、于石山合战击败本愿寺的显如等人。而室町幕府位于京都,此一地理条件导致与公家间的深厚关系。

  兵农分离与富国强兵:织田信长充分发挥尾张、美浓两国的地理优势——人口多且物产丰盛,建立起兵农分离的制度。由于当时各大名经常交战,农工业人口都被调集为兵,粮食短缺,必须 寻找商人外买。织田信长把多余的粮食对外卖出以聚敛财富,把过剩的失业人口专门组织成士兵,使之专业化,因此农民可以专心生产,军人的素质也提高,粮食与金钱的储备更多,也得到更有效的管理。

  检地制度:织田信长为了确保家臣与士兵的俸禄不会短缺,同时为了防止地方诸势力拥兵自重,构成内部不安定的因素,于是采取“检地”,就是缩小诸势力的领地,透过固定对诸势力援助的方式,使这些诸势力逐渐降低其主体性,不但增加了自己的收成,也降低了境内发生暴动的可能性。[9]

  文化

  信长虽称其信仰宗教为法华宗,但在对一向一揆、延历寺的政策以及在安土城的石壁上采用地藏菩萨、墓石等事,都显示出其矛盾。织田信长的时代欧洲在进入近代时期,正是处于于宗教势力激烈斗争的时期。日本的寺院拥有广大的庄园,织田信长在施行土地测量之后,将多出来的土地与予没收。寺院如果反抗,他即将其庄园全部没收,赐给他的部下。这种作法正如同英国的亨利八世一样。他与信仰一向宗的农民斗争,也可比拟为德国的农民战争。两者同样在惨烈的战争后,逐渐走向中央集权国家。换言之,织田信长的对手除了战国武将之外,他还要阻止“本愿寺法王共和国”、“一向宗信徒共和国”、“农民共和国”的诞生。

  他是个理性主义者,也是个走在时代尖端的人物。1580年,也就是他去世前二年,传教士欧冈蒂诺拿着地球仪,向他说明地球是圆的。织田信长当场就说:“很有道理!”信长也反对往生极乐的说法,他强调现世利益,认为带给人们财富、健康、长寿才是最重要的。在本能寺之变的前夕,信长还打算修改历法。

  信长习于唯物论思考法、对神佛的存在、灵魂不灭等事是不相信的。由信长批评当时僧侣的蛮横、夸赞基督教传教士等事,可见信长并非全盘否定宗教。一方面安土城天守内的屋顶、壁画采用以佛教、道教、儒教为题材的绘画,对净土真宗与延历寺的宗教活动等也未予以禁止。

  一般认为可能信长并非否定宗教,而是考虑将其视为天下布武事业的一环,将现存宗教与政治分离、或政治上的宗教统一。 安土城内安置了一个信长化身称为“梵山”的大石,将其做为御神体(神圣的物体或神的化身),并要求家臣、领地人民去膜拜。(出自Luis Frois的《日本史》) 关于宗教政策,有人提出“入城时的询问、征收入城费等事,在传教士的眼中,看来只如同寺庙的香火钱”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