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历史啦!微信公众号

卢沟桥事件制造者 司令暴毙先锋烧军旗剖腹【战史风云】

时间:2019-12-31 11:02:00编辑:zl001

  历史啦网导读:小编将“卢沟桥事件制造者 司令暴毙先锋烧军旗剖腹【战史风云】”的相关内容都整理在以下内容中!

司令官心脏病暴毙 急先锋烧军旗剖腹

卢沟桥事件制造者 司令暴毙先锋烧军旗剖腹

田代皖一郎河边正三与牟田口廉也一木清直

今年是卢沟桥事变70周年。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卢沟桥事变,掀起全面侵华战争。当时在华北平津一带的日本侵略军称"中国驻屯军",司令官为田代皖一郎中将,其兵力是一个独立步兵旅团,旅团长河边正三少将,下辖两个步兵联队。在北平地区的是第1联队,联队长牟田口廉也大佐,该联队驻丰台的是第3大队,大队长一木清直少佐。卢沟桥事变时,旅团长河边正三去秦皇岛附近检阅步兵第2联队,旅团长职务由牟田口廉也代理。因此,直接制造卢沟桥事变的日本法西斯军人就是田代皖一郎、牟田口廉也和一木清直。

田代皖一郎心脏病暴毙

日本"中国驻屯军"司令官田代皖一郎中将1936年5月上任,东京军部规定其任务是维护日本在华利益,必要时使用武力,兵力部署地域为北平经天津至山海关的北宁铁路沿线。其作战方针是"一旦有事,制敌机先,迅速达到战争目的……和陆海军协同行动采取先发制人的攻势,谋求速战速决。初期目标是占领华北要地和上海附近"。

田代上任后,加快了侵华战争步伐,增兵进驻丰台,谋求在丰台至卢沟桥中间地带建筑军营和机场,组织策划卢沟桥事变。1937年7月7日夜,驻丰台日军借口一名士兵"失踪",要求进入宛平城搜查,遭到中国守军的严词拒绝。8日凌晨,田代下达进攻命令,日军猛攻卢沟桥及宛平县城。中国驻军奋起还击,并于8日夜夺回了龙王庙及铁路桥,打击了日军的气焰。7月11日晨,日军统帅部做出向华北派兵的重大决定,并且撤掉了田代"中国驻屯军"司令官的职务。田代闻讯后,羞愤交集,于15日突发心脏病暴亡。

牟田口廉也羞怒自杀

日本"中国驻屯军"第1联队联队长牟田口廉也大佐是个极端好战分子,当时他的联队驻扎于北平地区,经常以训练演习为名,向我29军挑衅。从每半月一次发展到三五天一次。1937年7月8日晨,牟田口亲赴前线指挥部队进攻卢沟桥和宛平县城。

由于侵华有"功",1938年他被晋升为少将,1941年又升任中将18师团长。太平洋战争爆发后,18师团奉命进攻马来亚。1942年攻陷新加坡后,牟田口纵容士兵大肆屠杀当地华侨和被俘英军。不久,18师团转战缅甸。1943年8月,牟田口又荣升15军司令官,下辖侵缅日军3个师团。他一上任就制订了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准备倾其全力,从缅甸进入印度东北阿萨姆邦,攻占英帕尔和科希马,破坏中、印、英联合反攻基地和由美、中工兵赶修的中印公路,在英帕尔建立印度傀儡政权。要实施这一作战计划,部队必须渡过缅西北钦敦江,然后翻越印缅交界的那加山脉,那里没有道路可走,卡车、坦克通不过,粮弹补给上不去,大部队无法行动。因此,很多下属都不同意该计划。

但牟田口独断专行,先后撤换军参谋长和两个师团长,硬要冒险蛮干,他在日记中写道:"我挑起了卢沟桥事件,后来事件进一步扩大,终于发展成这次大东亚战争。假如今后依靠自己的力量进攻印度,能给大东亚战争带来决定性影响的话,我对国家就有个交代。这作为男儿的生平愿望是求之不得的事。"于是,牟田口亲自率领日军15军和在缅作战被俘的印度士兵9000余人编成的伪印度国民军第1师等共10万人,在丧失制空权、没有坦克支援、没有汽车运输的情况下,仅由士兵携带翻越那加山的干粮,从1944年3月8日开始发动进攻,原想两个星期解决战斗,结果事与愿违。当日军进抵英帕尔附近时,遭到英印联军和中国军队在强大空军掩护下的猛烈反攻,疲惫不堪、缺粮少弹的日军很快败下阵来,其后方联络线也被中英联军切断。当6月雨季来临时,各河流泛滥,道路被洪水冲坏,不仅补给无望,伤兵也无法后运,各部队不断减员,战力衰竭,牟田口仍不顾部下死活,坚持进攻。31师团长佐藤幸德拒不执行命令,并带领其部队后撤,使战局更加恶化,到7月上旬日军全线溃退。

参加此次作战的10万部队,死在印缅边界群山密林中的人数达5万之多,另有2.5万人负伤,兵力仅剩1/4,武器几乎全部丢光。事后,牟田口廉也被撤职,在受到各方严厉谴责后引咎自杀。

一木清直剖腹瓜岛

早在1936年9月,日本"中国驻屯军"第1联队第3大队大队长一木清直少佐的部队就以训练演习为名,经常向我29军挑衅,强占丰台。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一木清直立即率全大队攻打宛平城,是一个残忍成性的日本法西斯好战分子。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他率领3000人的一木支队调往中太平洋,配合日本海军攻打中途岛,1942年6月,日海军大败,4艘大型航空母舰被美军击沉,一木支队未能登陆中途岛就退返关岛。8月初,一木支队又调往南太平洋,参加争夺瓜达尔卡纳尔岛(简称瓜岛)的战役。早在7月初就已有1000多名日军抢先在瓜岛西北端的伦加登陆,并赶修了一个简易机场,但不久就被美军夺去,取名"亨德森机场"。以后陆续增援的日军主要任务就是要夺回这个机场。

8月18日,曾受过袭击中途岛专门训练的一木支队在瓜岛塔乌岬附近登陆,次日晨向西推进,途中俘虏了一支26人的美军巡逻队,一木竟下令将他们用军刀虐杀。20日,一木支队攻击亨德森机场,结果死伤甚众,但是日军伤兵对前来救护的美军医疗人员反加以杀害,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师长范德格里夫特少将决定活捉或杀死所有仍在顽抗的残存日军。21日一整天,一木支队多次攻击机场受挫,数以百计的日军狂呼"万岁"冲锋,但在强大的美军火力面前,转瞬就变为横七竖八的尸体和奄奄一息的伤兵,未能突破美军防线半步,至23日,一木支队几乎全军覆没,2000多日军陈尸战场,恶贯满盈的一木清直见大势已去,只好烧掉军旗剖腹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