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历史啦!微信公众号

泓水之战: 楚国和宋国巅峰对决 改变中国历史的战役 反映了春秋中期礼崩乐坏势头已出现【战史风云】

时间:2020-01-13 08:47:11编辑:zl001

历史啦网导读:小编将“泓水之战: 楚国和宋国巅峰对决 改变中国历史的战役 反映了春秋中期礼崩乐坏势头已出现【战史风云】”的相关内容都整理在以下内容中!

公元前638年,宋国与楚国为争夺霸权,在泓水发生了一次战斗,楚以优势的兵力、旺盛的士气、有利的地理条件,大败宋国,获得全胜。泓水之战后,楚国在中原的扩张已无阻力。

下载_副本.jpg

公元前771年,由于西周最后一位君主周幽王昏聩荒诞,宠幸褒姒,废王后申宜和太子宜臼,改立褒姒为后,封其子伯服为太子,由此而引发了一场周王室内部为了争夺王位继承权的内部权力之争。废后申宜父不满王后与太子被废,随勾结北方的犬戎攻陷镐京,擒杀幽王与褒姒,立废太子宜臼为王,即周平王。

周幽王在位后期宠幸褒姒,曾上演过一出“烽火戏诸侯”的荒唐之举,所以在犬戎攻陷镐京之时,诸侯皆未前来救援。西周灭亡后,太子宜臼继位为周平王,迁都洛阳,洛阳位于镐京以西,所以后世称为东周。东周虽然建立,但其权力威望已经无法比拟西周,天子对诸侯的控制已经基本上名存实亡。所以,从公元前770年到公元前的476年,中国历史进入到东周诸侯争霸的春秋时期。

公元前643年,春秋时代第一位霸主齐桓公去世,齐国因君位继承而引发内乱,公元前642年,宋襄公出兵协助齐孝公夺得君位。同时,楚成王借齐国中衰、中原无霸的机会将势力渗入中原地区。宋襄公不顾宋国国力尚弱,希望能以宋国的公爵地位压制各诸侯国,与楚国争夺中原霸主的位置。公元前639年,春,宋、齐、楚三国君主会盟于齐,在宋襄公的坚持下,三国同意于同年秋在宋国召开诸侯大会。同年秋,宋襄公以盟主身份约楚成王以及陈国、蔡国、郑国、许国、曹国之君在盂会盟,齐国和鲁国推脱未参加。

u=2742616927,4292837299&fm=26&gp=0_副本.jpg

宋襄公不顾公子目夷的建议,轻车简从赴会,以争取与会诸侯的信任,结果在会场上遭到楚成王的突袭被擒。楚成王挟之进攻宋都商丘,宋军坚守,数月未下。不久,在鲁僖公的调停下,楚成王于同年冬释放宋襄公。宋襄公回国后,不甘受楚之辱,亦未放弃争霸之心,不顾公子目夷和公孙固的劝说,于公元前638年夏,联合卫国、许国、滕国三国进攻依附与楚国的郑国,以泄愤。楚成王为救郑率军攻打宋国,宋襄公遂即撤回迎战。

商周以来,战争形成一种惯例,战争的目的不在于杀伐,而在于决胜负;所谓的春秋“无义战”并非指战争过程,而是针对战争目的而言,所有的攻伐,都是领主阶级为了获取更多的土地、人口和资源。因此,春秋时期的战争相对于战国时期和后世的征伐,并不是充满着嗜杀和血腥。正如《淮南子》所说:“古之伐国,不杀黄口,不获二毛”。而且,商周以来战争以“成列而鼓”为主要特色,且崇尚“礼义之兵”;意思就是,作战双方,相互约好时间,地点,然后公平对决,分出胜负,不搞偷袭。这有点像原始的群落间攻伐,更像是约架。

所以战争开始时,宋军已经先于楚军在泓水北岸布好阵势,而且也处于有利态势,但宋襄公却遵守“不排成打仗的阵列不能开始战斗”的陈旧观念,就像他从简赴约一样,始终以君子之风行事;在楚军渡河之际以及渡河之后,尚未列阵之时,两次拒绝司马公孙固的建议,拒绝趁人之危。直待楚军从容布好阵势后才下令攻击,以致大败,襄公重伤,不久死去,宋国由此失去了争霸的实力。

u=2466863536,4274153614&fm=26&gp=0_副本.jpg

首先,就泓水之战的起因来说,公元前639年,宋襄公以盟主身份约楚成王以及陈国、蔡国、郑国、许国、曹国之君在盂会盟。不过,在这一次会盟上,宋襄公因为没有带领多少护卫,所以被楚成王挟持了。数个月后,在鲁国等诸侯国的压力下,楚国最终释放了宋襄公。由此,对于宋襄公来说,自然不甘受楚之辱,于是选择合卫国、许国、滕国三国进攻附楚的郑国。面对宋国、卫国、许国、滕国等诸侯国的联军,郑国自然难以抵抗,赶紧向楚国求救。楚成王在获得这一消息后,选择率军攻打宋国,以此“围宋救郑”。

在楚国大军出动后,宋襄公立即从郑国撤军,并且在泓水迎战楚军,也即爆发了泓水之战。在泓水之战中,宋国的军队已先在泓水北岸布好阵势,处于有利态势,完全可以利用以逸待劳的机会来进攻楚国大军。不过,对于宋襄公这位君主,依然遵守先秦时期“不排成打仗的阵列不能开始战斗”的观点,所以在楚国大军渡河之际及渡河后尚未列阵之时,宋襄公两次拒绝了趁势进攻对方的机会。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是在战国时期,面对楚国大军渡河之际及渡河后尚未列阵之时,另外一方一定不会错失这样的良机。

u=435611688,922407833&fm=26&gp=0_副本.jpg

在错失了进攻楚军的良好时机后,宋襄公一直等到楚国大军从容布好阵势后才下令攻击。值得注意的是,楚国在春秋时期是可以和齐国、晋国长期争霸的大国。与此相对应的是,宋国在楚国面前,只是一个中等的诸侯国。在军队数量和战斗力上,宋国军队都无法和楚国军队相提并论。所以,等到楚军从容布好阵势后,宋军的进攻几乎没有什么效果。在巨大的实力差距下,楚国大军迅速反击,从而击溃了宋国大军。在泓水之战中,宋襄公还身负重伤,于次年去世,可谓损失惨重。

最后,泓水之战发生在齐桓公和晋文公之间的一个历史阶段。在泓水之战中,楚国因为重创中原地区的宋国,加上晋国还没有和楚国正面抗衡,所以楚国在中原的扩张已无阻力。在其后数年间,楚国势力一度达到黄河以北。当然,等地晋文公重耳即位后,晋国实力得到增强,从而在城濮之战中击败楚军,这才遏制了楚国的扩张势头。与此相对应的是,就宋国来说,因为泓水之战的失利,从而彻底成为春秋时期的二流诸侯国。也即在之后的很长一段历史阶段内,宋国的存在感可谓越来越低了,并且因为夹在晋国和楚国之间,所以难以有较大的发展空间。

u=387691359,3707520897&fm=26&gp=0_副本.jpg

泓水之战规模虽不很大,但是在中国古代战争发展史上却具有一定的意义。它标志着商周以来以“成列而鼓”为主要特色的“礼义之兵”行将寿终正寝,新型的以“诡诈奇谋”为主导的作战方式正在崛起。所谓的“礼义之兵”,就是作战方式上“重偏战而贱诈战”,“结日定地,各居一面,鸣鼓而战,不相诈”。它是陈旧的密集大方阵作战的必然要求,但是在春秋中期,由于各国武器装备的日趋精良,车阵战法的不断发展,这种作战方式已开始不适应战争实践的需要,逐渐走向没落。宋襄公无视这一变化,仍然拘泥于“不鼓不成列”“不以阻隘”等旧兵法教条,遭致悲惨的失败,是不可避免的。

在泓水之战中,尽管就兵力对比来看,宋军处于相对的劣势,但如果宋军能凭恃占有泓水之险这一先机之利,采用“半渡而击”灵活巧妙的战法,先发制人,是有可能以少击众,打败楚军的。公孙固等人关于乘楚军半渡泓水而击的方略和乘楚军“济而未成列而击”的建议,也体现了“兵者,诡道”、“攻其不备”的进步作战思想,从而为后世兵家所借鉴运用。所以,《孙子兵法》也将“客绝水而来,勿迎之于水内,令半济而击之”,定为“处水上之军”的重要作战战术。后世在作战实践中以“半渡击”取胜的事例比比皆是,如柏举之战中夫概清发水半渡击大败楚军就是典型一例。

泓水之战的结果使得宋国从此一蹶不振,楚势力进一步向中原扩展,春秋争霸战争进入了新的阶段。楚国在中原的扩张已经毫无阻力,在其后数年时间内,楚国势力一度延伸至黄河以北区域,直到晋楚城濮之战后,楚国的扩张势头才得以遏制。宋襄公为此,以付出生命为代价,成就了春秋最为幽默的一场“义战”。另一方面,泓水之战也反映了春秋中期,礼崩乐坏势头已出现,社会开始走向转型的趋势,随后而来的的就是诚信,仁义的逐渐缺失。